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济南白癜风能彻底治吗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8 03:35:10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济南白癜风能彻底治吗,甘肃能不能治疗白癜风,淄博白癜风会遗传吗,云安白癜风医院,子长白癜风医院,济宁治白癜风的西医,宁晋白癜风医院

  新华社“中国网事”记者赵仁伟 梁天韵

  3月3日上午,北京会议中心,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北京团驻地。朱良玉一来报到,便被许多相熟的记者围了上来。

  “作为一名保安代表、农民工代表,我这次重点关注的问题有建议修改完善《保安服务管理条例》、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、性别比例失衡造成的光棍问题……”

  没有了几年前初当代表时的紧张,朱良玉面对记者的镜头侃侃而谈。

  履职人大代表的5年,朱良玉一直为农民工和农民群体鼓与呼。令他激动而欣慰的是,自己的许多建议已经“从梦想变为现实”。

  “没想到人大代表这么受重视,我的很多建议‘结果实’了”

  北京西三环附近一个小区的地下室,是朱良玉和他的保安兄弟的宿舍和办公室。20多年的保安生涯里,他基本都住在地下室。

  3月1日,记者时隔4年再次来这里采访时,发现贴满一面墙的奖状以及锦旗上的名字变成了“郑大水”。原来,他的故事被改编成了电视剧,这里成了拍摄场景之一。

  “这部电视剧过段时间就会上映,可以让全社会更了解保安工作的价值,还有我们的酸甜苦辣。”朱良玉说。

  憨厚、真诚,朱良玉是典型的山东汉子。“当人大代表是很高的荣誉,更是沉甸甸的责任和压力。这几年,我学到了很多,付出了很多,也收获了很多。”

  “跟很多专家、领导一起开会、发言,得说出东西、说到点上。必须不断学习提高水平,可不能给农民工丢脸啊。”为了当好代表、提出好建议,他经常在晚上熬夜学习。

  朱良玉没有辜负这份重托。2013年至2016年,他提交了《关于促进中国保安服务业健康发展的建议》《关于建立和完善农民工职业教育和培训体制机制的议案》《关于健全农村留守儿童关爱服务体系的建议》等53条建议、1份议案。

  “没想到,我提的一些建议已经‘结果实’了,见了成效。”朱良玉掰着指头跟记者盘点,“保安服务业列入国家‘十三五’规划纲要实施细则,保安的社会地位提升了;设立袭警罪,写入了刑法修正案(九);国务院印发《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》;关于保安行业‘营改增’后征税的建议得到财政部的采纳……”

  “作为全国450万保安群体的唯一一名全国人大代表,必须为他们代言”

  “你是谁?你来自哪里?你要做什么?”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后,朱良玉常常拿保安站岗时盘问来客的语言提醒自己。

  “我是农民出身,是北京数以百万的进城务工人员中的一员,也是全国450万保安群体中的唯一一名全国人大代表。”他时刻不忘初心,为广大农民和农民工代言。

  2013年当选人大代表以来,朱良玉的生活始终保持着质朴的本色,但同时也很“华丽”。

  “每年要参加五六次中央部委组织的到全国各地的考察、调研,每次五六天,还经常列席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。”朱良玉说,“我的理论政策水平有限,更得抓住每次学习的机会,拓宽知识面,提高建言献策的能力。”

  除了做好本职的保安管理工作,他每周把自己公司所服务的40多个用工单位都转一圈。朱良玉平时还接待不少群众,反映群众呼声,参加各种活动和会议。2015年5月,他还被北京市政府聘为特邀建议人。

  “生活忙碌得像个时刻被抽打的陀螺,但很充实、很有意义。”朱良玉说。在他看来,自己的履职能力、思考境界也在不断提高。比如2013年建议中只是简单地呼吁增加保安的工资,到2016年就建议制定保安行业服务指导价。“是从点到面的过程,考虑问题更加全面、系统。”

  “我自己算是幸运的,但农民工的进城路需要更多人关心”

  朱良玉的老家在鲁西南的巨野县独山镇朱程庄村。他小时候家里穷得叮当响。上世纪90年代初,朱良玉高考落榜,创业失败,走投无路下卖了家里两头牛,又跟亲戚借钱,来到北京当保安。当时的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20年后,自己会成为一名全国人大代表。

  凭着能吃苦、肯卖力的劲头,朱良玉在保安岗位上干出了名堂,一步步成长为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海淀分公司副经理。靠业余自学,他一一“攻克”了专科、本科、研究生学历,成为一名高级经济师、安防设计高级技师。

  2014年,按照国家有关政策,拥有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的朱良玉终于拿到了北京户口,一直让他发愁的孩子上学的难题解决了。外人眼里,朱良玉已经过上了“高大上”的生活,但他觉得自己还是个“北漂”。

  “对农民工来说,城市生活的门槛还是很高。每月工资四千多元,在北京买房想都不敢想。”朱良玉告诉记者,由于没有住房,自己的媳妇没法投靠在京落户。而媳妇没上过几天学,膝盖又有伤病,没法工作。

  2015年,他住进了政府的廉租房,告别了地下室生活,但房租也让他的工资所剩无几。他笑着说:“要圆住房梦,只能寄希望孩子这一代了。”

  在他屋外,堆放着大大小小的纸箱、塑料瓶,“我和媳妇经常沿着街边‘捡破烂’,补贴家用”。

  “其实,我已经很知足了。城市里大多数保安的生活都很寒酸,每月两三千元的收入,找对象都很难。”朱良玉说,社会在进步,这些年城市对农民工更包容了,欠薪的少了,年轻农民工维权意识和生活水平都在提高,但农民工如何在城市真正安家,仍是需要全社会关怀和支持的问题。

  “一个城市,需要拿手术刀的,也需要拿剃头刀的。”朱良玉说,“为了让更多农民工更好地融入城市,希望自己能尽上一份力。为老百姓代言,不止于5年任期。”

  “他不止于追求自己的梦想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曾任北京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的杜德印,在回忆与朱良玉共同履职的经历时说,“他先是为全国的保安表达意愿,继而为农民工奔走呼号,进而为解决三农问题建言献策。他的心没有离开农村大地,他的心里装着国家和人民,他追求的是中国梦。”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温州白癜风医院